百川视角导航图

PERSPECTIVE

百川视角

位置:首页 >> 百川视角

百川视角

任正非在瑞士达沃斯论坛:政府没有叫我搞监听

来源:实效管理资讯 发布时间:2015-01-23 栏目:百川视角 阅读数:987

北京时间1月22日,华为董事长任正非在瑞士达沃斯论坛上畅所欲言,回应诸多关于政府监听、华为发展压力等外界关注的话题。

整个对话过程,任正非谈吐坦诚、人格谦逊,让我们第一次如此近距离了解这个企业,这个人。
学电子行业歪打正着
任正非的成长经历苦中透着甜。他出身在贵州一个少数民族混居,兄弟姐妹共7人,他排行老大。他的父母是乡村教师。像大多数的中国家庭一样,身在那个年代,任正非的家庭经历了很多磨难。
“磨难是社会的磨难,我家还算轻的。家里有盐炒菜,已经是富人了,只是和城市有差距。”
任正非上县城区上了小学和中学,大学考到重庆建筑工程学院。谈到自己的求学经历,任正非深有感叹。当年的他考大学稀里糊涂,上了重庆建筑工程学院。
“当时从山里出来的孩子选择很盲目,看小说就选择了人生,不像现在,有了互联网好很多。”他说,互联网可以对孩子很好的教育作用,以后不会孤陋寡闻。
大学毕业后,任正非并没有从事建筑。而此时正赶上文化大革命,毕业了之后没去工作。任正非不想混日子。也就是从这个时候,他开始自学电子技术的教材。后来又上了西安交大的两块钱的研究生班,接触到计算机。
人生就是这么奇妙,一次机缘巧合足已改变人生的轨迹。在上研究生班时,任正非听了一次从美国回来的科学家做的计算机,神乎其神。“什么都没听懂,但改变了我。”
技术臭老九去当兵
任正非说,他当兵有一定的偶然性。
那个年代,中国吃不饱穿不暖,连补丁衣服都穿不上。一点点可怜的布票根本供不应求。政府为解决穿衣服问题,从法国公司引进设备,生产做的确良的衣服。
这些工厂都在很荒凉的地方,没人愿意去只好用部队。任正非回忆,当时技术人员是臭老九,自己又有大学文化,正好符合要求。
建设完服装工厂后,正赶上中国搞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。工厂不需要这么多军人,就砍掉了,但政府允诺部队复员人员待遇不变。任正非拿着每个月100多元的工资去了深圳。
到了深圳,任正非深受触动,发现连打工的月收入都有200多。他说,当时的最大的问题是不懂市场经济,只能在边缘转来转去。当官,自己承担不好责任,去就创办公司了。
干得好与军方背景无关
目前华为在全世界的发展势头锐不可挡,但伴随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质疑,华为成功,是不是因为有军方背景?
任正非并不回避这个问题,他坦诚地吐露了自己苦衷。
他表示,作为一家中国的企业,当然会维护党和政府,但前提是不危害其他国家,遵守其他国家法律、道德和规则。
他坦诚,华为面对的质疑太多。美国会想,华为是有军方背景的中国公司,代表社会主义。中国会说,华为作为股份制企业,算不算搞资本主义。“
国内外都有误解,最后时间会证明。与其花时间去解释,还不如寻思怎么搞生产,怎么赚钱,怎么发展?”
未接政府指示监听
虽然华为在全世界攻城略地,但美国一直是华为在全球版图上最后一个未攻克的堡垒。
美国政府质疑华为“危害其国家安全”、指控华为设备“监听”或“窃取”美国情报,屡次阻扰华为拓展国际市场的雄心。
但任正非回应称,华为没有接受政府指示,对其他国家进行监听。
任正非打了一个比喻,将华为比作自来水管道。“华为只做傻乎乎的管道铁皮,只管送水,经济上来说,监听没啥好处。”
他补充说,英国监管机构就认为,华为还处于很幼稚状态,不会干监听的工作。
尽管美国对华为看似百般刁难,但任正非称美国没有对华为不公平,反而推动美国200多年由弱到强的开放姿态值得华为学习。
任正非指出,华为在世界不会把谁当做竞争对手,未来的信息社会非常复杂,思想、理论等结构需要共建。
“西瓜切8份,只要1份,在国际分工中,华为做一点点事。”
最大压力是赚钱太多
在任正非看来,尽管中国经济增速下滑,进入“新常态”,但对华为业绩不会有冲击。
华为2014年销售额增长20%,利润达到19%。任正非称,2015年华为的销售额将达到560亿,继续增长20%。
任正非多次强调,华为唯一的压力就是赚钱太多,发展太快,如何解决对内外利益分配的问题。他直言,华为作为民企,贪腐问题同样存在。
12月31日,华为有4000-5000人坦白业务作假,这些人还不是基层的员工。所以,华为的内部治理工作还有很大的空间。
满世界拼命的华为员工
华为这么成功,外界好奇,到底有什么秘诀?
任正非对此指出王道是为客户服务。没有背景、依靠和资源,唯有努力工作,但努力工作也有方向,那就是为客户服务。
“赚钱只有一个来源,那就是客户口袋的钱,拿不到,老婆都要跑了,又不能使用非法手段去抢钱。”
任正非分享了三个华为员工在全世界赢得信任,赢得尊重,最终赢得订单的故事。
第一次是在智利9级大地震上,华为员工失联,后找到后还去地震中心维护设备。
第二次是利比亚战争后的撤侨行动中,任正非一声令下“不准撤,网络瘫了,死人更多”。军人出身的他,对战争有最基本的判断。“战争是精确打击,不在那个点,就没问题。”
第三次,日本2011年发生地震海啸,很多人开始撤,但华为人情绪稳定。背着背包,逆难民而走。“人家以为是日本公司,后来在日本的订单很大。”
媒体提问
Q1:华为怎么面对移动互联网和大数据的兴起?
巴不得越大越好,买管道,就我做得好,不买我们的买谁的。传输和存储领域华为会努力,但信息搜索领域不会进去。
Q2:中国7.4%,新常态如何影响华为?中国经济表面下滑,但就业在上升。其实,经济是走好,没有走坏,现在掉下来的是水分。我认为,2015和2016年是中国经济的转型年,2017和2018年会增长好。华为去年增长20%,今年增长到560亿以上的收入是没有问题的。
Q3:为何如此神秘,记者等采访你都要等退休了?
无能。技术、能力、管理方面,问我都答不上。来之前,我还在想,会不会问我工业4.0的问题。既然什么都不知道就不要亮相。不是说我真的很了不起。我家里人就经常批评我。华为以前只有300个客户,个人沟通就可以。现在下面做事劲头足,不需要我来张牙舞爪。我这次来也是上当了,以为只是闭门会议,不知道是对话,更不知道还要直播。就像列车启动,根本刹不住,推不掉。不过,丑媳妇迟早要见公婆。

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招贤纳士 联系方式

Copyright © 2009-2018  京ICP备11003639号-1  北京百川归海物流科技有限公司

  网站建设:北京传诚信